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擎天柱变成水墨画,《变形金刚》导演拍手叫好!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02 00:43:15  

玩物得志!

三尺见开的画桌上,是铺好的宣纸,毛笔已饱蘸浓墨。音响里传出的是迈克·杰克逊的声音:beat it! beat it! 跟着节奏,摇晃着身子,王赓披散着头发,挥笔作画,不多久,一个水墨版变形金刚便跃然纸上。

▲变形金刚长卷,左右滑动有惊喜!

谁说水墨只能画梅兰竹菊的,我画变形金刚有何不可。

对青年画家王赓来说,变形金刚影响了包括他在内的、多数80后的成长。喜欢,就要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它的热爱。

至于打不打破传统,这个并不重要。

更有意思的是,偏是因为这个,今年三月份他接受派拉蒙的邀请,前往美国观看《变形金刚5》,不光和导演迈克·贝共进了晚餐,还亲身体验了《变5》中的那些大家伙。

▲王赓和《变形金刚5》导演迈克·贝

▲王赓与擎天柱汽车人

一头蜷曲的中长发向后梳起,有了盘卡的阻拦,头发还算听话,王赓偏胖,穿着宽松却并不随意;一双眼睛最有神,眼尾微微往上翘,不怒自威,不说话也显得高冷。

但一张嘴,这股高冷便破功了。

王赓与一般的国画家不同,逗比属性的他喜欢讲段子,自黑起来乐此不疲。有一次,老树画画来杭州,王赓与他合影后,发朋友圈并配文:高晓松与老树画画。

他的作画模式也画风清奇。

除了听迈克·杰克逊外,他还喜欢在作画时听脱口秀,和变形金刚系列电影。有时,电影里一句台词刚刚讲完,王赓立刻抢先接话,手上画笔却不停歇。

画得尽兴了,王赓干脆拿起桌上的变形金刚摆弄,嘴里还嚷嚷着:变形金刚随时变形状,活脱脱一个王三岁;又或脱掉自己的上衣,光着膀子甩毛笔,画完了,也染了一身墨水。

偶尔,王赓会强迫性请来两个朋友,让他们端坐一旁,自己边画边给他们上演一出脱口秀。

看上去像是一心二用,但是关于画画王赓从来都是认真的。一旦画的投入了,一天两杯水,不吃饭是常有的事。一张小画,有时也要构图好几张,不满意就撕掉,重头来过。

王赓的作画模式与传统画家虽有出入,但还谈不上另类。真正引起争议的,是他成了用水墨技法画变形金刚第一人。

王赓出生于国画世家,爷爷是美术史学泰斗王伯敏,父亲是山水画家王大川。王赓从一出生起便带着让人艳羡的光环。

家学渊源当然好,但也有魔咒,从拿起画笔的那一刻起,王赓听到最多的就是:这是王大川的儿子,他爷爷是王伯敏。

“和他们画一样的画,可能三辈子都画不过他们,我想成为自己,而不是谁的谁”,作为一个80后,对于动漫天生有着一股狂热劲儿的王赓开始另辟蹊径,大学时,他开始有意将水墨与变形金刚结合起来。在这之前,有人画过素描版、油画版变形金刚,但水墨题材还没人碰。

想到用水墨来画变形金刚,自然是因为王赓对《变形金刚》的超级喜爱。

5岁时,王赓第一次看电视动画片《变形金刚》,就成了汽车人的铁粉,最爱擎天柱。同年,王赓画了擎天柱,这幅画为他赢得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大奖——国际儿童和平会展大奖。

王赓的第一个变形金刚收藏也是擎天柱。1990年,父亲的月工资不过一百多块,解百商店里出售的变形金刚却要价一百零八。架不住王赓的软磨硬泡,父亲思索良久,狠狠心将擎天柱请回了家。从这以后,王赓开始收藏各种版本的变形金刚。

▲王赓收藏的部分变形金刚

在他家那个收藏用的房间里,大约摆放了两千个模型。就连他的座驾也是《变形金刚3》“大黄蜂”的原型车。

起初,父亲有些恼火,认为这是小孩子把戏,会玩物丧志,父子两人开始冷战。画画圈里的人大多也不置可否,觉得有些胡来。

稍有些懊恼的王赓反省了一下自己过于激进的表现形式,转而向古典与当代大师取经,比如林风眠的笔墨趣味,吴冠中的绘画构成语言等。

水墨柔美,金刚的金属质感尖锐,两个看似矛盾的特性碰撞起来,乍看让人觉得新鲜。但王赓发现只要画的稍一抽象,就让人看不懂;写实,又像漫画。

▲用传统水墨画出了工业的质感。

如何用水墨在宣纸上的变化,来表达变形金刚的特性,王赓试验了很久。

画图前,王赓都会在桌上贴出七八张宣纸,每个金刚形象,要以不同的构图形式各画一次。最终只取最好的一张。

有时,画不下去了,王赓就会停笔,先留着。结果,一年盘点下来,光留下的就有近百张作品。

就这样,偷偷画到公开亮相又是好几年。

研究生的毕业展上,王赓展出了巨幅白描作品《穿越》。在这幅画里,有着许多80后的集体回忆,如:变形金刚、高达、圣斗士等。这次亮相,王赓赢得了不少称赞。

作为骨灰级粉,王赓对每一次的《变形金刚》首映都记忆犹新。不需要思考,他能马上报出每一部的首映日期。

“2007年7月11日,是第一部。”王赓至今记得自己当晚的情绪失控,电影屏幕上擎天柱喊出一声“汽车人出发”时,王赓落泪了,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这句话我等太久了,二十多年。”

对变形金刚的特殊情感,也让王赓选择在2014年6月26日《变4》首映时,做了一场变形金刚水墨展。

这次水墨展后,王赓收获了更多的肯定。

2015年,王赓的变形金刚画作被孩之宝公司收藏。

2017年,他被邀请前往派拉蒙,他的画作更是让《变形金刚》导演迈克·贝惊艳不已。对他而言,作品得到《变形金刚》创作者的认同,是对自己作为粉丝与画家的双重肯定。

▲迈克·贝在王赓的画上签名留言。

关于未来,王赓还有不少期望。“坦白说,现在的状态并不满意,”越熟悉变形金刚形象,王赓越容易被束缚。未来5-10年内,王赓想尝试将变形金刚的形象抽象化,开创科幻水墨这一全新形态。

除了变形金刚这一绘画形象外,王赓还想专注于画猫与山水。“不想让别人以为我只会画这一个题材。”

▲王赓笔下的猫

2017年6月23日,《变形金刚5》即将上映。为了这次的首映日,王赓提前几个月筹备一场水墨展。他将5部《变形金刚》中出现的56个头像画了出来,组成高2m,长约6m的矩阵。

除外还有一系列致敬矩阵,高2m,长约10m,形成屏风模样,观展人可在里面拍照。

文丨小爷

图丨王赓提供

{蜘蛛链轮}
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